彩运网官网

很快我会带上了六个人看起来都十分彪悍显然不

 警车已经到了楼下,很多脚步声响起,一队警察已经冲了进来。
 
    我看了看这些人,微微摇摇头道:“你们太慢了。”
 
    为首的一个警察看了看我,大声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 
    我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不是在找闯入这里的犯人吗?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,你们可以带我走。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为首的警察脸色阴沉的盯着我,对着手下使了一个眼神,几个警察已经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,他们显然在害怕我反抗,都知道这里是刘涛老丈人的房子,里面有不少保安,平时这些警察来的时候,那些佣人都趾高气扬的不将他们放在眼里,可现在竟然报警说这里受到了袭击。
 
    而且,如果他们看得没错的话,在外面有很多血迹,却没发现伤者,从周围的环境看,显然也发生了非常厉害的打斗。然而,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,大厅中竟然只有一个人,而且自己承认是袭击这里的凶手。
 
   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干的,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小心谨慎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我根本没有任何动作,他们很快的给我戴上了手铐,并和这些人一起来到了南城警察局。
 
    我很快的被带到了一个审讯室中,而对面坐着的是三个警察,岁数大的四十多岁,岁数小的二十三四岁。他们的表情十分严肃,大声说道:“姓名,性别。”
 
    我平静的说道:“姓名林白风,性别男!”
 
   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,显然没想到我这么简单的招认。为首那个警察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今天,你闯入了李德海的家中,目的是什么?”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,疑惑的问道:“李德海?我只知道这个是我的债主刘涛家,我不认识李德海。”
 
    为首的警察猛然拍了下桌子,怒道:“你果然招供了,昨天有人闯入第一重工的办公楼,打伤了刘涛。是不是你干的?”
 
    是吗?
 
    我怎么不知道?
 
    那警察勃然大怒,猛然站起来说道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那个保险箱被你拿哪里去了?如果你交代了,现在我们还可以向你替法官求情,否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 
    我眉头皱了起来,考虑了一下后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你!
 
    为首的警察脸色阴沉的看了看我,沙哑的说道:“那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 
    “你要怎么样呢?大九样中的哪一样?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 
    所谓大九样,是指那些警察用来逼供的九种方法,例如在嫌疑人胸口垫上厚厚的法律词典,用肘部重击嫌疑人的胸口,这样会使的嫌疑人感觉到剧痛,却不会留下伤痕。还有一种就是不停的用湿毛巾放在嫌疑人脸上,那种窒息感让嫌疑人生不如死……
 
    几个警察皱了皱眉,脸色阴沉。为首那警察冷哼一声道:“林白风,你别以为自己在江春很厉害,可这里是南城市,你得罪了某些人,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,你要是真的执迷不悟,不肯说出保险箱的位置,可怪不得我们了。”
 
    我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虽然没有尝试过所谓的大九样,但是我的那帮小兄弟们,不少都是从里面出来的,所以对这个东西并不陌生。眼见着几个警察慢慢的走了过来,我索性闭上了眼睛。
 
    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的脚步声,几个人大踏步的走了进来,满脸严肃的说道:“住手!”
 
    这几个警察愣住了,转过身子看了看来的这些人,一时间不知所措。其实,在这些警察中,动用私刑只是潜规则,每个地方都有这种事情发生,而事后嫌疑人大多不敢怎么样。
 
    就算真的有告上司法部门,也会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最后不了了之。
 
    可是,这些人动私刑的时候,被人发现,这个事情就比较麻烦了。
 
    正当这几个警察不知怎么办的时候,从外面走进来那个人指着我说道:“这个人,我要带走!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这几个警察脸色沉了下来,当即反驳道:“这个嫌疑人入室抢劫,被我们控制住,你们有什么权利带走?”
 
    对方冷哼一声,淡淡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,影响很大,而且嫌疑人还有几件大案子要进行调查,所以你必须让他跟我们走。如果不服气,你们可以问你们局长。”
 
    为首那中年警察脸色阴沉,快速的走了出去,过了半天气冲冲的回来后,说道:“你们可以带嫌疑人走了,不过这件事我们会和省厅汇报,你们要负责任的。”
 
    对方的表情毫无表情,听到这话之后淡淡的说道:“随便。”
 
    很快我会带上了一个黑色的商务面包,里面坐了五六个人,看起来都十分彪悍,显然不是一般警察能够比得了的。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,我们很快来到了一个小院。
 
    我被这些人推推搡搡的走了下来,很快的走进了里面的平房。
 
    一个人平静的坐在屋子里面看着我说道:“你来了?”
 
    我哼了一声,伸出双手说道:“先将这玩意给我弄下去行不行?”
 
    对方考虑了一下后,突然笑了笑道:“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动手挟持我,然后逃之夭夭。”
 
    “滚蛋!”我恼怒的说道。
 
    对方笑了笑,快速的给我打开了手铐说道:“说说吧!”
 
    我点点头后认真的说道:“我想知道,那天晚上在乱战之中,我打伤的那几个人死没死?如果死了,我是不是需要坐牢?”
 
    对方有些异样的看了眼我后说道:“你小子可是背着煤气罐找人家同归于尽过,还用管这些东西吗?”
 
    我叹息了一声道:“也许你认为我十恶不赦,但说实话,我始终不喜欢暴力,我承认我也不是什么好人,没少和人动手,但那个时候是年少轻狂,而且被人逼的没办法,才会做这些事情,我其实不愿意犯法,我更不愿意杀人。”
 
    对方看了我一眼,冷冷的面容带出了淡淡的笑意:“你可拉倒吧!要说你不愿意杀人我能够理解,不过你说你不犯法,你这个盛世娱乐城的那么多项目,哪个不犯法?”
 
    我挠了挠头,尴尬的说道:“咱们说正事吧……”
 
 
版权所有:彩运网,彩运网彩票,彩运网线路导航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